该停止了。

【全职/全员逗比向】班长!你相好掉湖里了!

※高中设定中短篇,没吃药产物
※尽量不ooc
※没啥明显的cp向,韩叶主刷
※请根据每章tag谨慎食用
※一看就有病
※没有文笔!

9.

还有一堆东西没看完,然而明天就是期中考试。

振作勇气翻开笔记,再醒过来就发现刚才自己倒在笔记上睡了半个小时。

“旁友,你体会过这种绝望吗?”张佳乐苦大仇深地摇晃孙哲平的肩膀。

“嗯。我懂你。”孙哲平安慰他,语气温柔。

“不过我得给你提个醒,半个小时你一般睡不醒,要是课间我不去你班喊你起来的话你能连着睡三节自习课。”

孙哲平语气平稳地接着说。

“我祝你明天睡一天。”张佳乐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

熬夜备考的当然不只张佳乐。

“我去,这答案什么鬼,CCCCC?”黄少天捏着一根红笔一脸暴躁,手里把英语练习册的答案翻得哗啦哗啦响,“Excuuuuuse me???”

“我的天,黄少你都困出颤音来了啊?”坐他后座的戴妍琦没忍住笑出了声,“你昨晚到底搞什么了啊?”

“搞事情!我搞事情了还不行吗!”黄少天顶着一张神经衰弱脸顺嘴玩梗。

刚好发卷路过他身边的肖时钦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

诡异的寂静。

“我听到了啥。”

“但愿我是聋了吧。”

“我不是故意要听到的。”

“不是我搞事情,但这回我真的很想搞个大新闻。”旁边的苏沐橙沉默了一会接道。

黄少天崩溃脸倒在了桌子上。

喻文州刚好从外面回来,听说了事情经过之后忍着笑把黄少天从卷子堆儿里扒拉出来,一面向着肖时钦人畜无害地问道:

“话说你好像知道孙翔给你起了这个外号?孙翔不是一直嘱咐所有人不要告诉你吗?”

我也不想知道啊!肖时钦尴尬癌瞬间发作。但是就是他本人说漏嘴的啊……

“……我早就知道啊。”于是肖时钦弱弱地说。

“那就好。”喻文州点点头,“那我以后就不用担心了,正大光明这么叫你了啊,小事情同学。”

“……”所以你以前私下里是怎么叫我的啊

肖时钦的此时的内心活动相当丰富。

能人异士辈出的一班在临考这周里愈发画风清奇。

早自修的时候陈果克服自己完全不想路过班级门口的生存本能跑到走廊窗户外面朝班里看了一眼。

教室正中间,黄少天抱着英语提纲睡得相当显眼。不远处的唐柔不时扭头看他一眼,可能是在犹豫要不要提醒他第一节课陈果要提问的就是他当枕头的那摞提纲。

唐柔旁边是面前摊着英语阅读理解的苏沐橙。她的坐姿倒是相当标准,拿着笔的手还压在阅读理解的第一道题上。但问题是苏女神的飘飘长发全放了下来,形成了一道专门挡脸的天然屏障……

嗯,看来这位是在唐柔叫醒她一扭头以后又睡着了……

陈果悲戚地不去想苏沐橙那篇阅读理解看到了第几行。

目光转到另一边,方锐……正用右手托着脖子歪头睡的正香。可能是出于故意,他还特意把脸朝向通过走廊窗户看不到的方向,并努力伪装出“我明明在写东西”的假象。

太心机了。陈果感动。但是方锐,你右手扶着脖子的同时用哪只手写字?用意念吗?

对方锐智商感到捉急的陈果绕过酣睡的黄少天望向了喻文州。

喻文州可能是刷题典刷累了,正用笔的一端撑着额头闭目养神。

然后他一秒没动,两秒没动……一分钟没动。

目睹绝技的陈果:所以你是怎么把整个上身的重量平衡在一根水笔上的啊?这个睡觉方式厉害了我的哥???

恍惚间陈果似乎明白了这几天早上喻文州脑门儿上那个圆形红印儿的来源。

不远处的魏琛以破案姿势一手托着下巴,远观相当潇洒。然而陈果不用绕到他正面看都能知道他眼睛是合上的……

这班主任没法当了!

遭受一连串打击的陈果憋着一肚子气踹开了教室门:

“都给我起来!”

一瞬间全教室的人都清醒了。苏沐橙麻利地把头发往后一捋,黄少天噌地坐直都快得出残影,方锐反应神速,左手抓着笔就在笔记本上瞎写起来。

喻文州慢慢悠悠地抬起头来,无辜地揉了揉额头然后试图用头发盖住红印儿,然而中分发型没卵用……只有魏琛业务最熟练,放下撑下巴撑麻了的手自言自语道:“合着是这么化简的,难怪老夫手麻了都没想出来……”

陈果:“……”

平静一下心情扭头看看全班,竟然还剩一个起床失败的。

叶修。

堂堂班长整个人都靠在旁边的墙上,还不忘中间垫件衣服怕硌着,这么算来好像再盖一床被就全了……

叶修起床失败。正在重起。重起失败。叶修彻底死机。

陈果顿时觉得刚顺好的气又梗塞在了嗓子里。

“叶修你给我起来!!!”

叶修睡觉不算少见,此人平日就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模样,坐在座位上分分钟迷糊过去简直不要太容易。

除此之外,叶修还睡出了技术,睡出了水平。

时日一久,一班吃瓜群众的课间活动就又丰富出来一项:围观叶修睡觉。

先不说各种高难度的罕见入眠姿势,光是睡觉前的铺垫准备和醒后的应急善后都做的相当到位。

这种万事周全唯我独眠的姿态甚至让一班群众一度以为叶修来学校是以补觉为己任的。

一班门外常发生这样的对话:

“找一下你们班班长,人在吗?”

“不好意思,睡着呢。用帮你叫一下吗?”

“……???”

次数多了对话就演变成这样:

“我又来找你们班班长了,醒着吗?”

“不好意思……”

“那算了……麻烦叫下你们学委吧。”

“哦好……小事情!找你!!”

一班同学回头冲班里喊。

肖时钦泪流满面。班长的活全我一个学委干就算了,怎么就是没人记得喊我大名呢。

你才小事情,你全家小事情!

今天又有人来找叶修。

“我找叶修。”

“他……他在睡觉。”

于是韩文清探头往一班里看了一眼,叶修确实枕着手臂趴桌上睡的正香,阳光透过窗帘明暗不一地投在他的校服上,略长的乌黑发梢在光下变得半透明起来。

他阖着眼睛的样子倒显得不像平常那么欠揍了。韩文清看着他,竟然想起之前他把他从湖里捞上来那次,叶修站在自己面前一边打着寒颤,睫毛上还挂着水珠的样子。

现在如果离他近一点,应该也能看到他的长睫毛。

韩文清摇摇头,把这些不着调的想法丢到一边。看着叶修没有醒的意思,便道:

“算了,让他睡吧。”

咸鱼的tbc.

评论(6)
热度(76)

© 绛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