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停止了。

【卷黑】狱警卷x犯人黑

有点长的一个段子,来自某个年代久远的调查问卷。

扩写了一下【。

老旧的灯管嵌在天花板上,黯淡的灯光勉强照亮这片被分割得极其拥挤的空间。墙壁呈现出发黄的颜色,上面说不清来头的污渍斑驳,任是年年重新粉刷墙面也维持不了几天它的新貌。

卷毛锁了门收好了钥匙,手里拎着警棍就往前方狭窄的通道走去,两边破旧却牢固的铁门后面是几十个黑黢黢的小房间,每间几乎可称得上是弹丸之地,却要住下六个犯人。此时大多数犯人已经沉入了睡眠,但仍有不少隔间里传来喘息和模糊的咕哝声。他毫不关心地走过那些栅栏前,能够清晰地听见里面传来的低低的咒骂声和翻动身体的声音。

这已经算得上是友善的表现,因为他们还没有隔着铁门向他吐痰。在外面的人眼中这是个不折不扣的地狱,是人为地凝集人间黑暗的地方。

他继续往前走。旁边的房间里所住的犯人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危险。他经过一间双人牢房,那里面住着一个因多次娈童杀人被起诉的变态男人,他在这里还有足足三十五年好待。卷毛听见他的喉咙里传来“嗬嗬”的气音,听见他问道:“我说过,你会爱上他那副身体的,味道相当不错,不是吗?”

卷毛侧身冷峻地看着他,抬腿一脚踹在铁门上,哐啷一声巨响让那人不由得后退了半步。

“再说一个字我就把你丢进他的房间里。他很想要个室友,你知道。”

说罢便不理会那人如土的面色,转身继续向最深处的那扇铁门走过去。

走廊的尽头亮着的一盏灯是那一片唯一的光源,卷毛走到灯下,轻车熟路地开了外侧的铁门。走进去阖上铁门的瞬间屋里的灯光就亮了,不大的房间一下子显得空旷了起来。

整个房间分前后两部分,此时笼罩在灯下的是外侧的这一半。一道铁栅栏严厉地隔断了房间,里侧显然是囚犯的住处,固定在地面上的铁架床和几件简陋的家具勉强装饰着那里。

卷毛把门边的椅子拎到栅栏旁边,边坐下边随口道:“睡了?”

床上的男人身上套着条纹的囚服背对着他一动也不动。相对他的能力显得单薄的身体几乎是微不可察地起伏着,全然一副已经熟睡的模样。

卷毛盯着那人明显过长的黑色发尾轻而低沉地笑了一声,打开栅栏门径直走了进去。床铺上的男人似是听到声响,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相当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什么。

“你的信。”卷毛倚在床头的铁栏杆上,左手持的信封轻轻地在男人面前晃了晃,“纯黑?”

“我睡觉呢。”

男人睁开了眼睛,睫毛下的一双绿眸子没有半点睡意地看着他,线条利落的眉毛扬起,显得十分不爽。

“如果你真的睡着了的话,大概我走到门前的那阵你就已经醒了,而不是等到我进来了才演装睡的戏码。”卷毛笑着把牛皮纸信封扔到他肩膀边上,“你都多大了,还这么玩呢?”

“很好,你给我提供了一个新的套路。下次我他喵的肯定坚持到底把你当空气。”纯黑坐起来,捡起已经开过了封的信封,从里面倒出信件,顺便扫了一眼封上那团乱糟糟疑似签名的字迹,“林子的信?”

“上头还以为是你妹妹寄的,审了一下就交给我了。”卷毛忍住笑,声音藏不住地幸灾乐祸。

“……WTF?他喵的到底写了什么啊?”

“你自己看。”

纯黑展开那张纸,对着上面的小学生字体噗了出来。

“…… 内容真惊悚…… ‘黑哥今天我和隔壁的秒度联机打了csgo的说’?我靠谁是他哥!”

除了通篇的“XXXX的说”句式,似乎都是一些琐碎的叙述,确实都是以妹妹的口吻。

“……”纯黑一阵恶寒,旁边的卷毛强行保持沉默。

“……咦。”

纯黑抿起嘴角,低着头又看了那几行字一眼。

“呵。”

这加密方式,林子长智商了啊。

“怎么?”

“……我说卷毛,”纯黑仍然没有抬头,“ 你想出去吗? ”

卷毛被他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问得一愣,待反应过来后却倒是苦笑了两声:“你要走?到这一天了吗?”

“你自己选。”纯黑随手把信揉成一团,“林子他们都准备好了。”

“我……”

“啊,把灯关了吧。”纯黑突然打断他,同时把手里的那团纸丢到一旁,表情倒是半分没有变化。

“……好。”

卷毛走到外间,利落地关了灯。黑暗剥夺了他的一切视觉,不远处纯黑的呼吸声一下子清晰起来。

他试图寻找纯黑那双似乎能在黑暗中发出亮光的祖母绿的眼睛,但没有找到。而在那之前,纯黑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罕有地带着虚弱和妥协。

“如果你不想的话,只要开门离开这里就可以。”

卷毛没有作声。

纯黑沉默了一下:“……那么,谢谢你这段时间的关照。”

然后他轻而缓慢地叹了一口气。分不清是遗憾还是如释重负。

黑暗中心跳愈发明显和激烈,卷毛抿了抿嘴唇,觉得自己即将做出二十年来让他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的离奇选择。

“……如果我同意呢?”

含氧并不那么充足的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连带着话语里的意义也难以传达。卷毛没有等到纯黑做出回答,他已经重新走到了纯黑身旁。

“纯黑,我和你一起。”

纯黑仍然坐在床边,目光空置在前方,既不说话也没有抬头看他。卷毛坐到他身边,从侧面勾上他的肩膀:

“你去哪儿我都会跟着,我同意。”

接着他感觉到有一双手攀上了自己的肩膀脖颈,毛绒绒的触感从颈侧传来。纯黑侧身紧紧地抱住了他。

他的声音闷闷地带着震动传到他的胸腔里。

“……你是白痴吗。”

Fin.

—— —— —— —— —— —— —— —— —— —— —— — — —— —— —— —— —— ——
设定是纯黑在狱里认识了卷毛,之后要越狱……有点舍不得卷毛的意思?

有点想往下写这个设定……然而旧坑还没填【你

咸鱼到翻不了身x

评论(4)
热度(35)

© 绛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