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停止了。

【卷&黑】恒星(中)

终于又联机了!前几天还在看着少爷的steam好友列表头一位的毛毛哭!!【你

连夜把这章写完,话说杀人魔卷真是戳我啊^q^

○AI天然卷发&驾驶员纯黑,圈地自萌

○软科幻短篇,设定都是我胡诌的完全没有科学依据

○前文戳lo主头像→

2.
【你不是要睡吗?】

在纯黑低头看操作台星图的时候卷毛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考虑路线呢?放着,这种事儿我来嘛。】

“……”为什么传输的时候不把你的语音系统传丢了呢!

但是不得不承认,过去的时候都是卷毛在做这些事情,两人的分工已经成了一种默契。

【纯黑,说实在的,要不是这飞船硬件配备不够,我现在早就动用机械臂把你按到座位上坐着去了。】

“去你的,我把你卸载了信不信?”纯黑刚好屁股挨着椅子沿儿,听了这话当即怒了。

【……我又不是没那么干过哈哈哈。而且还……】

“你他喵的还提!”

这回卷毛没说话,纯黑面前的屏幕上显示了一排“23333333333”

纯黑:“……”

说来确实有这回事。纯黑刚配备上高级AI的时候,不习惯事事AI代劳,常常是卷毛抢纯黑手里的事干。

但是有句话说得好,傲娇都是惯出来的。

熟了之后两个人之间就变成了纯黑心安理得指使卷毛做这做那,包括各种不属于AI职能范围内的事……

端茶倒水陪聊,喝酒看星星打联机。

卷毛从不抱怨,两句吐槽蹦出来立刻大事小事包办。

纯黑觉得自从在他的飞船上装载了天然卷发之后,自己可能是生活得最不算无聊的战斗驾驶员了。

漫长的星际航行之中,也算多一点慰藉。

所有AI都履行著名的机器人三大法则。
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坐视人类受到伤害;

除非违背第一法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

在不违背第一及第二法则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最开始的时候纯黑曾经想过,卷毛这般对他百依百顺,大概是预输程序对他的强制洗脑,并不见得是他真的拥有感情。

而自己是不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对他肆无忌惮?

不是。

卷毛是智能程度最高的AI,这句话指的是很多个方面。

尽管他是电子脑控制的运行程序,但他对人类情感的了解程度之深令人吃惊。这使他不仅拥有思考能力,更拥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而非人类的定律所强制灌输的逻辑回路。

这可以说是突破和进步,也可以说是漏洞和隐患。

这个情况纯黑一早就知道,而基地知晓之后立刻对公众隐瞒下了这件事,并扣留了纯黑的飞船,强制卸载分离了天然卷发。

整件事经过背后运作的结果就是,天然卷发被回收,纯黑被“流放”,基地既收获了难得的实验品又了却了心腹之患。

正因如此,在卷毛外逃之后,纯黑才不得不谨慎起来,重新考虑离开的路线和计划。

想要靠单兵战斗能力极弱的探索船去和基地的先锋追兵部队硬磕显然不合算。船上搭载的是纯黑和天然卷发,这意味着基地一旦追击,强度必然极大,想要无伤脱身太难。

但这不会使纯黑丧失任何信心,他对自己将要做的每一件事都有把握。

他有足够的能力和野心,也同样不缺乏经验。这使他在很多紧要关头能够选择一般人根本想都不敢想的险着。

纯黑抱着手臂站在台前,一手下意识地撑住了下巴颏儿。卷毛隔着屏幕看见他这个动作不由得“唉”了一声,立刻就明白过来纯黑又在打什么主意。

【你打算奔着人马座方向去?】

“不然怎么?”

【……纯黑,你好歹仔细看看星图,往那边走不过四分之一光年就是暗物质区域,是联盟现有资料里标着的无法探明禁区。】

“你直说认怂得了吧,”纯黑嘲讽地瞟了一眼卷毛,祖母绿的眼睛要多刻薄有多刻薄。

【哪回最怂的不是你?还好意思说我。】

“怎么就是我了,你看看你,连个小风险都不敢冒,渣渣。”

【我那是……】卷毛声音也提高了些,几个字说出来却半途顿住,本应顺理成章的下半句硬是憋在了嗓子里。

“你那是什么?”

【……我怕你出事。】卷毛沉默了一下答道。

声音落下来就一下子变得沉重无比。纯黑低着头,忽然就轻笑了一声。

“……真的啊,你以为我会信?”

谁又知道这是不是程序的既定安排。

【你信。】卷毛轻声道【因为你知道我不会坚持反对你。】

保护人类不受伤害的第一本能会盖过服从人类意志的第二本能,然而卷毛显然是准备越过第一准则选择服从纯黑的决定。

这是作为拥有独立意识的AI的自主判断,甚至跨越了天堑般的程序阻断。

【我不想让你受伤,与先天的任何程序设定都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我“个人”的“意志”。】

这样的语言,更像是承诺和誓言。

隔着半面全透明的玻璃,整个宇宙的星光披洒下来。

纯黑终于抬起头,看着前面既黑暗又明亮的星空,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嗯,谢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新进行路线设定的时候卷毛拦下了纯黑要改手动驾驶的操作,纯黑啧了一声,不满道:

“你能行吗你?”

【你当我是谁啊?再说谁要你换全自动了,我帮你看着周围,我视力比你好。】

“行,给你个机会,周围的障碍物看漏了一个你就自己把自己卸了吧。”

纯黑说着点了辅助驾驶。卷毛悄悄帮他调了调座位高度,再把椅子塞到他身后。

【坐会儿吧,基地那边动手还得过一会儿。】

纯黑坐下的时候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一边笑一边说:“卷毛,你还记不记得之前咱俩联机,给敌对势力起名叫联邦基地。”

【记得啊,我还记得有个中二病给自己起名叫纯黑狂战士来着。】

“给自己起名叫卷毛v5的人也好意思说别人?”

【彼此彼此……没想到现在成真了哈哈哈。】

“还真要和他们磕上了,”纯黑竟然在笑,“想想真有点兴奋啊。”

【我怎么觉得你比打游戏的时候还高兴呢……】卷毛也笑。

“这可是动真格的啊,当然有意思。”纯黑在座位上动了动,换成一个相当舒服的姿势,“玩游戏当了那么多回恶人,这回终于可以顺着心情来了,爽。”

【头一回见你这种主动给自己定位反派的,就不能表现得正义点给自己加个主角光环什么的吗?】

“没有主角光环一样完虐你。”纯黑仰头看着银白色的天花板,只留给卷毛一个趾高气扬的下巴。惬意间却突然觉得椅子莫名地震了一下,接踵而来的失重感让他猝不及防地“哎”了一声出来。

卷毛不声不响把椅子撤了。

纯黑直接摔到了地上。

“哎我去你大爷的卷毛!!”

纯黑惯于嘲讽卷毛,并擅长利用各种有利条件给卷毛挖坑。一遍遍地看他掉进去,然后一边笑一边听他在被坑之后“你大爷的”的抱怨。

就像之前两人在对抗游戏里,纯黑欺负卷毛老实,特意演场戏骗他。卷毛果然中计,完全奔着相反的方向去寻他,找了半个城区累的够呛还是一遍遍问他到底在哪儿。

纯黑总要问他为什么不开挂,明明控制着整个后台程序还要这么一寸寸找他。卷毛被他闹的没脾气,每次都笑着说我这么陪你玩还不好?

总是直到他腻了,把角色停在大马路中间,放出坐标等卷毛来寻他。卷毛一边骂“去你妹的”一边折返,再跨越半个城市来把他捡回去。

偏偏卷毛还怕他等得不耐烦,十秒钟一次地确认他还在原地,末了总是一句:

“等我,很快就到。”

有时候实在不爽,卷毛干脆抢辆车回来直接冲着他开过来。纯黑不躲,原地等着他撞,往往那车会离他不远就停住或者拐弯开走,然后卷毛笑呵呵地跳下车来说一句“可算抓到你了”。

坑的次数多了卷毛也长记性,学会了从纯黑的每一句话里去伪存真。纯黑乐得这样,变本加厉地提升坑人手段,游戏打到最后硬是成了两个影帝互飙演技。

卷毛次次不懈地找到他,赶到他身边,哪怕到了地方又被纯黑一枪撂倒。任纯黑怎么折腾他,卷毛是一回都没和他动过真怒。

纯黑仔细想想自己所有的闲暇时光,几乎都被他占得一丁点不剩,可他从未觉得拘束,好像这样就再合适不过。

每次隔着远远看卷毛端着枪拨开人群跑过来,纯黑心里总觉得踏实起来。膨胀的占有欲一次次得到满足,纯黑笑的同时真的会觉得心满意足。

长久以来,一次次的挑衅和捉弄渐渐有了意义,变得更加贴近于一遍遍的询问和验证,举手投足字里行间不过都是那些从不启齿的简单问题。

你会背叛我吗?

你会离开我吗?

你会一直这样下去,对吧。

长久的孤单会催生出什么样的在意,哪怕你明知他甚至不是和你一样的自然生命。

不厌其烦。

tbc

评论
热度(30)

© 绛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