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停止了。

【全职/全员逗比向】班长!你相好掉湖里了!

※高中设定中短篇,没吃药产物
※尽量不ooc
※没啥明显的cp向,韩叶主刷
※请根据每章tag谨慎食用
※一看就有病
※没有文笔!lo主幼稚园没毕业!

lo主的中二病已确诊是绝症。

8.

距离期中考试还有一周。

“我好无聊。”方锐下巴底下仍然垫着历史提纲,手里的语文小本本已经被他三次扔出窗外又三次被捡了回来。

“语文名句和范文背会了吗你?”魏琛把笔一扔,面容严肃。

“没。”

“那你还说什么,赶紧。”魏琛兴致勃勃,“再扔一回呗。”

“好,你说的。”方锐向窗边溜达过去,相当爽利地把语文本从开着的窗户里扔到了外面,“去捡吧。”

“你说啥?”

“少废话,你让的,你去捡。”

两人僵持之际外面传来了应景的一声呐喊:“这个窗口是哪个班的?!哪个学生扔的书?!!”

天。
冯宪君。
校长。

“我保留原意见,你去捡。”方锐扭头就跑,跑前遗言交代得相当痛快。

“……WTF?!”

逃难的方锐在六班的窗台底下发现了蹲着的叶修。

“……你犯什么事儿了?”

“嘘,你听。”叶修压低声音回答。

方锐有样学样地蹲下。然后他就听见了来自六班室内的迷之对话。

“唔,稍微往右边点,对,差不多……”

高英杰的声音。

然后传来了刘小别的回应:“这儿?”

“对,就是那个位置……一定要准确啊,班长说一点都马虎不得的。”

“这么玄?什么说法?”

“班长特意嘱咐我,这个阵布置好之后,咱班就可以碾压其他所有班级,包括一班和三班。”

“……家学渊源?”

“是啊,你看,班长给我的设计图上除了几个基本的点,还有不少图案和符文来着。”

“这么厉害!”刘小别连吐槽都带着崇拜的波浪线。

窗外的方锐真·一脸懵逼

他扭头看了看叶修,叶修回以他深沉的目光。方锐越发觉得此刻对方脸上的平静神秘莫测。

“……发生啥事!我练功发自……”方锐张嘴就是德国boy金句。

“你露头自己看一眼。”

方锐悄悄地爬起来向屋里看去。

高英杰手上举着一个本子,此刻他正不断抬头去看站在梯子上的刘小别,似乎在核对什么。

刘小别几乎是踩在梯子沿上才找准了位置,把手里的东西又往上举了举,准备固定。

方锐又往上面移了移视线,然后他看到了……

一盆吊兰。

吊在天花板上。

刘小别噔噔噔地下了梯子,扶着梯子的许斌把A型梯合上,又往下一个地方搬过去。

“快快快下一个!”

方锐再次安静地蹲下来:“这阵法我服气。”

叶修沉默了一下,然后明显憋着笑问:“方锐大大真信了?”

“你信我就信。”方锐没好气道,“行了,别卖关子。你在这儿蹲半天了,王杰希他们班到底弄啥呢?”

“布置教室啊。”

“你见过布置教室把花盆往天花板上吊的?”方锐王尼玛脸吐槽。

“那你得问王大眼了。”叶修笑,嘿嘿了两声发觉有点方锐的眼神有点不对,于是心有灵犀地抬起了头。

叶修是背对墙蹲下的,此刻一抬头正好对上一张倒过来的脸,仔细看看会发现这张脸上的两只眼睛好像一只大一只小。

听到声音从窗户里探出头来的王杰希:“……”

“早上好,”叶修仰着头波澜不惊,“你怎么出来了?”

“我听见有人@我。”王杰希慢慢地说,语气平和得可怕。

“王大眼?魔法师王大眼?”

王杰希没有回话,而是回身叫了一声:“英杰,把黑板擦递给我一个。”

“啊?”高英杰一脸迷惑,但他相信班长要做的都是对的,于是他很快把一个沾满粉笔灰的黑板擦递到了王杰希手边。

“班长,做什么用的?”

“这里有一班的特务,”王杰希回答,“为了守护我们的秘密,我决定斩草除根。”

然后他就把黑板擦狠劲儿在外窗台沿上磕了两下。

“哎呦…我去……!”窗外传来方锐剧烈的咳嗽声,“叶修你给我回来!不带你这么坑队友的啊!”

叶修早跑没影儿了。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一个坑一个,苍天饶过谁。

除了埋伏在窗外的两个一班特务,其实还有外班友人目睹了六班的邪教练功现场。

江波涛。

#路过邪教门口差点被安利入教怎么办在线等急#

江翻译,你的中二病藏得很深啊。

神情恍惚的江波涛回到三班,还没进班门就听见了今天份的传奇大戏。

“别以为你学会了那本秘籍就能击败我了!狂妄!”

“哼!无知的人类……吃我杀招!sin·正弦函数波动拳!”

“反弹!arcsin防御之术!”

“你还挺有两下子,那看看这个……已知f(x)=sin2x+acos2x的图像关于x=-⅛π对称求解a值!”

“……我靠。”孙翔懵逼,“……你再把题说一遍,没跟上。”

江波涛欣慰,果然三班要比邪教六班靠谱多了,自家实力果然不容小觑。

他又在心里对比了一下,果然最咸鱼的还是一班,完全没有少年人该有的朝气啊。

——只是中二病表现型不同罢了,年轻人。

叼着冰棍儿走过的叶修高深莫测笑。

呵呵。



评论(4)
热度(65)

© 绛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