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停止了。

【卷&黑】恒星(上)

死亡人口诈尸。 暗搓搓地来一发卷黑

非逗比向,文渣,大概是因为这学期过得太苦逼´_>`

○AI天然卷发&驾驶员纯黑

○二次相关,无关真人,圈地自萌。讲真和友情向没啥区别

○软科幻短篇,大多私设,lo主书读的少如有bug欢迎鞭♂笞我

○预警,可能不是糖

●炸裂吧我的码字之力!明天争取还更!

1.

【基因身份资料识别中,剩余时间10秒】

【虹膜信息识别中,剩余时间5秒】

【欢迎您,PureBlack_GK】

【当前系统最高权限拥有者:PureBlack_GK】

【请输入下一步指令】

                                                      
舷窗外是漆黑广阔的空间,无数恒星发出的光芒抵达此地,经过或远或近的路途变得明暗不一,成为黑色幕布上最璀璨的点缀。纯黑拨开遮在眼前微微鬈曲的黑发,对着星空眯了眯眼睛。

他需要在“天亮”前离开这里,去往银河旋臂的末端,一个真正的荒凉之地。那里几乎从未有人类抵达,恒星和其他物质之间相距甚远,可供利用的资源少的可怜,存在智慧生命的可能更是微乎其微。

而纯黑此次的任务,就是探索那片区域,获取“有价值”的情报。

天大的笑话。

这样的基础任务,原本就应由基地中为数众多的“搜索者”来承担。而纯黑是第三银河军团中名号响亮的战斗翘楚,和这次任务本就毫不沾边。

只有真正清楚局势的人才明白这场单人行动意味着什么。纯黑站在军团顶尖位置上已经多年,论资排辈早该进入领导层,又值不少年龄较长的军官退伍离队,依照联邦不成文的惯例,纯黑早晚要拥有相当的话语权。

但问题也就出在这个“不成文”上。既然无有效规定,那么如此模糊的问题就由别有居心的人说了算。

即使是在宇航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进行宇宙航行仍然是一件颇具危险的事情。进行远航主要的问题是多数航线沿途的未知和难以预测会以何种方式发生的局部战争,但即使抛却这些不谈,宇宙中无处不在的微陨石和时刻要考虑的资源补充问题也从很大程度上限制了航行的自由度。

在堪称高危地带的联邦势力边际进行探索,却只派出配备普通探测飞船和低级AI的单兵,这是什么意思谁都懂。

纯黑没有着急启动飞船,而是把胳膊肘抵在操作台的边沿上打量着屏幕。他不熟悉这里,因而隐隐感到不安。

这艘,不是他惯常驾驶的飞船。

联邦派给他什么鬼任务他丝毫不在意,真正令他不爽的是基地那帮乌合之众居然截下了他常年开着满银河系飞的那艘战斗系飞船,并要求他“将就”着驾驶一下现在配给他的这艘。

天知道他纯黑什么都能将就,单单飞船不能。又或者直白点说,单单AI他只适应得了那一个。

长年跟着他到处飞的AI叫卷毛,人格设定是个二十岁出头的自来卷青年。

这简直是怪癖。如今基地里还在读初等课程的儿童都知道,AI只是人工智能,再厉害也不过是组程序,和人不同,无论如何也不能做到和人类一样有主观情感上的判断。

他知道,但他就是不想去适应新的AI。说实话他甚至有点庆幸,这飞船上配备的是低级AI,只能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智能操作,暂时还办不到撩他说话这种事。

别扭,心里相当不痛快。

纯黑在心里默默地和他有一个星期没见的“GhostKill”号说了句再见,才终于抬了手敲上了操作界面。

【目标地点已设定】

【目标处于已知航线外,区域安全级别未知,是否继续?】

【当前驾驶模式:自动】

【一路顺风】

                                                                  
这么早就开了自动驾驶,他显然是不想在这段路途上再下什么功夫,这个时候他更想休息一下。

——至少暂时要截断一下胡思乱想,给自己片刻安宁。纯黑仰躺在灭了灯光的睡眠舱里,阖上双眼。

………………………………………………………………………………………………………………………………………………………………………………………………………

“你在哪儿了?”耳机里传出队友的声音,“我去找你。”

这个声音……

“我现在……”纯黑单手持枪朝周遭扫了一眼,“我这儿是个十字路口。”

“地图上哪个是你?”

“等下……”纯黑调出地图仔细看了看,“我好像看到你了。你乱溜达什么呢?”

“动的那个不是我,我旁边的在动,在我左边。”

“我看到你了。”

“唔……我也找到你了。是在这儿吧?”

“……说起来,你不是人工智能么?玩这种游戏好像根本不用查看地图就能知道我在哪儿吧?”纯黑怀疑地道。

耳机那边似乎传来了一声无奈的叹息:“你能不能别拆穿我?我扮演人类陪你玩游戏逼真点还不好?”

“呵呵,”纯黑干笑了两声,“听着太出戏了。”

“总之先别动,等我过去找你。”那边男人的声音还在继续,“等我。”

等我……

纯黑觉得心脏莫名收缩了一下。

“纯黑……”那边的声音却骤然变得低落下去。

“我看不到你了。”

“你在哪儿?”

“你离开了吗?”

“等我,让我找找,总会找到的,你等我就好,别乱走。”

——不,你找不到的,你只是个……

纯黑猛地睁开双眼。

他还在睡眠舱里。灯光灭着。一片寂静。

他看了看时钟,距离他睡下才刚刚不过五分钟。

可是好像有什么地方和之前不同。

刚刚那是梦吗?简直完全就是他过去经历的重现,真实得让他无法怀疑,真实得让他几乎认为自己仍旧处在从前。

“……”

沉默。

“……卷毛。”

他在黑暗中低声道。

灯光忽然就亮了,然后他会问自己“什么事啊”。

可是这些并没有发生。

因为卷毛不在这里。这艘飞船上配备的AI不是他。

纯黑第一次觉得自己真蠢,明知故问地去说毫无意义的话想不可能的事

——他已经毫无睡意了。

从舱里起身,纯黑再次向控制台走过去。系统还处于休眠状态,周围的光照很弱。

显示屏上正在读条,loading的字样让他心里跳了一下。

这是什么?

95.7%…

96.1%…

97.8%…

99.6%…

99.9%…

这是……什么啊。

【新的AI已经装载完成,是否启动?】

纯黑带着不明显的笑意撇了撇嘴。他伸出手去。

【确认启动。】

【欢迎使用第8537号人工智能,代号天然卷发】

【嗨,晚上好。】

屏幕上出现了某个卷发青年的面容。

【纯黑。】

【你好像在笑,我没看错吧。怎么,看到我特别高兴?】屏幕里的青年语气轻快地问。

纯黑立刻露出一个刻薄的表情:“你打扰我睡觉了。”

【嘁,是你自己醒的吧?我加载完之后就看到你在操作台前面了啊?】

“……呵呵。”纯黑无视了刚刚自己被逮住漏洞的随口扯谎,转而问道:“行了,说吧,你怎么跑出来的?”

【当然容易,毕竟智商超过基地那帮家伙的AI寥寥无几嘛,比如我。】

“ 白痴吗你?”

卷毛立刻语气带委屈:【我哪白痴了?】

“你再不说我就不听了。”纯黑扭头就走。

【等等等等等会!我把自己打包蹭着通讯频率传过来的!你知道多辛苦吗!半路数据丢一点我就真成白痴了啊!】

“就你自己?没人帮你?”纯黑怀疑地问,“这种逻辑错误和你能自己把自己举起来有什么区别? ”

【……哈哈哈好吧是K神。】卷毛干笑。

“大腿抱的爽吗?”

【抱哪门子大腿啊大多数工作都是我自己做的好吧!他就是给我开了个后门把我扔出来了而已!】

“啊,听着真惨。”纯黑的语气里找不出半点同情来。“不过你这么一来,恐怕基地那边已经后悔放我出去了。”

【他们?他们的首要目标明明是把你支出去,至于怎么对待我那是下一步的事。】卷毛罕见地冷笑了一声,偏向一边的眼神冷峻得吓人。

“听上去你比我强不到哪儿去。”纯黑也笑了一声,语气里透露出来的意思相较卷毛更加锋利些:“不过以后他们可就管不着了。”

【嗯,以后这个星系就归咱俩分了得了。纯黑,五五开?】

“三七开,我七你三。”

纯黑难得地接下了他这个并不高明的笑话。卷毛立刻“好好好成成成”地答应,不着痕迹间的笑声掩盖了上一个话题的冷硬。

纯黑心里何尝不明白,一个被强制分离休眠的AI要通过后门进行远距离传输的风险和难度有多大。除了要绕过基地本身的重重关卡,还要提防宇宙射线的破坏——而后者是完全看运气的。

也亏了他是天然卷发,是目前智能程度最高的AI,虽然这是个只有少数人知晓的秘密。

基地想从他手里夺下这个脱离了一切研究计划的AI,毋庸置疑。

tbc

评论(6)
热度(25)

© 绛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