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停止了。

【全职/全员逗比向】班长!你相好掉湖里了!

※高中设定中短篇,没吃药产物
※尽量不ooc
※没啥明显的cp向,韩叶主刷
※请根据每章tag谨慎食用
※一看就有病
※没有文笔

想了想还是加个双花tag【。

6.

“一班最近真是太安分了。”

“附议。”

“不会是在酝酿什么阴谋吧……细思恐极。”

“什么,难道上次他们派黄少天竞选广播员还不是惊天大阴谋吗!”

“蛋!那明明是阳谋!”

   

以上摘自三班群聊天记录。

And so on. 

"已经十一点钟了,都去睡觉。即将全员禁言。"

来自张新杰,说到做到。

一班老实了,异象也,必致灾祸。

此言怎么解呢?

半个月之后是期中考试嘛,呵呵。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一班叶姓男子在接受采访时如是道。

期,中,考,试。九,门,全,考。

“What a sad story...”魏琛趴在桌子上做作业,像说梦话一样喃喃道。

“九门功课同步学,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书。”方锐半死不活地拿着语文小本本背离骚,下巴底下还垫着历史提纲。

“都别说了。”叶修四大皆空看破红尘地合上了数学练习册,“你们那些好歹说的是人话,我感觉我手里这本根本就是古希伯来文的变种。”

“那你是不是没把周泽楷当现代人看啊。”苏沐橙手里握着物理教辅吐他槽。

周泽楷盯着批改完发下来的数学小测卷,眉头微皱,目光忧郁,就好像是英俊的男二号盯着被女主退回的告白信那样黯然神伤。

同桌江波涛察觉到他的不对劲,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小周,怎么了?”

“嗯……”周泽楷的声音低落极了,“……没写答,丢了分。”

还委屈地眨巴了一下眼睛。

get。江波涛探头看了一眼,果然在周泽楷卷子的右下角看到了一个”-2“。

“没关系,小周,下次注意就好。你这次考了多少分?”

“嗯……148.”

“留他何用。”张佳乐路过周泽楷身边,“为害苍生也不带这么过分的。”

“你多少分?”楚云秀同情地看着他。

“你把他那个分数换算成百分制再保留两位有效数字。”张佳乐答。

“你这……不是算得挺快的吗。”楚云秀在纸上划拉了几笔反问道,“数学哪里差了。”

“可是大姐,”张佳乐悲痛莫名,“这回测的是几何啊!”

“今天英语作业是什么?”肖时钦问叶修。

“作文,’Say some thing about one of  your classmate. ‘ 老魏不趴那写着呢吗。”

“我的天,”肖时钦捂脸,“英语组要继语文组之后再掀起挑拨离间的狂潮了吗。”

(许博远/陈果/崔立:啥?)

“没啊,这挺好的。”方锐居然摆了摆手插嘴道。

喻文州也笑着说:“我觉得这个题目很好写啊。”

就连唐柔也表示:“确实不难。”

肖·刹那间看穿一切·我真的不是心脏·时钦:“……对哦。”

“集火目标已锁定。各单位做好战斗准备。”

“先锋队已做好冲锋准备。”

“第一炮兵师已瞄准目标。”

“后勤总部收到。”

一时间少说也有十来个人瞄向了叶修。

来自表情不自然了的叶修:“爱呢。”

“来来来老叶!”黄少天正好进了班门口,听见叶修这句生无可恋的吐槽后立刻嚷嚷起来,“不就是爱吗快快快来接受本剑圣充满爱意的挑战!期中要到了是不是。你看着啊老叶这次我绝对要把你挑下来,英语最高分肯定归我!”

“你这战书敢接,爱意就算了吧。”叶修作扭头嫌弃状,“你就是穿裙子勾引我我都……”

“卧槽你闭嘴!友尽!”

“哎,大神你回来了啊!”楼冠宁一出班门就遇上刚从楼上下来的孙哲平,“怎么样?”

“没怎么样,他只是夸我上回作文写得好来着。”孙哲平语气平稳。

“……”楼冠宁明显在心里给语文老师崔立点了一屏幕的蜡烛,他看了看孙哲平神色泰然的脸,又问道:

“你又把张佳乐打残了一回?”

“哦?”孙哲平看他,“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的表情。”楼冠宁斟酌了一下用词,“特别,舒爽。”

“槽啊,太危险了,刚刚差点挂。”好不容易逃脱生天的张佳乐倚着三班的门框气喘吁吁,怀里护着一作文本,“我不就热心肠地提出要帮他写一回作文然后奔放地直接伸手拿了他本么,切。”

“……大概这么回事。然后我就把他削了。”孙哲平言简意赅。

“……我问一下呗,这回作文题目是啥啊。”楼冠宁沉默了一下,问了句。

“我。”

“哈?”

“我。孙哲平。”孙哲平指了指自己,“还有,是你们写,我随意。”

——————————————————————————————

lo主过完了年要开学【。

高产低更因为手残……此系列第一季大概接近尾声,因为之后他们要!分!班!【其实只是为自己的不定期拖更找了个借口【你

心疼一下自己【呸

评论(3)
热度(56)

© 绛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