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停止了。

【全职/全员逗比向】班长!你相好掉湖里了!

※高中设定中短篇,没吃药产物
※尽量不ooc
※没啥明显的cp向,韩叶主刷
※请根据每章tag谨慎食用
※一看就有病
※没有文笔


突然发现双花每章都在刷存在感【咦



4.


“张佳乐,”林敬言回身瞧了敲了敲张佳乐的桌子,“孙哲平又给你送吃的来了。”


张佳乐甩着小辫冲向了门口。孙哲平拎着一袋从学校对门早点铺买来的包子等着他。


“大孙!”张佳乐特别热情地接过了食物,“你早饭吃了没?”


“没。”孙哲平回答。


张佳乐立即从袋子里拿了一个包子塞到孙哲平手里,高贵地道:“赏你一个,不用谢。”


孙哲平笑着把包子递回去,然后撵着张佳乐跑出去三里地。


“你说张佳乐怎么就这么乐意作死呢。”


“不知道。”



“哎老韩,”叶修扒着三班的窗户栅栏勾搭坐在窗户边儿的韩文清,“你说高中数学怎么那么灭绝人性呢。”


韩文清正在低头写物理作业,此时抬头看了看叶修脸上懒洋洋的表情,严厉地道:“谁叫你上课睡觉,活该。”


“反正不睡也听不懂。”叶修眼神死,“不过谁没有个弱点儿的科啊,更何哥本身就这么完美的人。”


韩文清从鼻子里往外“哼”了一声,不打算理他。叶修却毫不在意地伸手点了点他笔尖下的那道题:


“老韩,你少分析个力啊,支持力呢?”


“谢谢,慢走,不送。”韩文清添上支持力,然后伸手“砰”地关上了窗户。



“沐沐,这里!”楚云秀隔着老远向苏沐橙招手。


苏沐橙抱着羽毛球拍跑到楚云秀面前。这节是体育大课,编队解散之后学生们都和从笼里放出来了似的遍地乱蹦跶。


两个女孩边走边咬耳朵:


“你把那本子给他看了?”楚云秀问。


“给啦,他前天晚上就看完了,哈哈!”苏沐橙笑。


“说什么了吗?”


“什么也没说,不过第二天一脸憔悴♂”


“Yoooooooo~”楚云秀挑眉,“一脸憔♂悴♂”


路过她俩身边的邹远:“……总觉得哪里不对呢。”


于锋拉着他往另一个方向走:“你还是别听好。”


他俩走过转角,喻文州和张新杰坐在那儿的长椅上,研究着手里的几张纸。于锋朝他们挥了挥手,喻文州对他笑了笑,张新杰对他点点头。


待于锋和邹远走远,喻文州才低下头,用铅笔尖轻轻点了点手上那张纸上的线条:


“下次画ABO设定的?”


“好。”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说。



下午。


张佳乐扒着门沿儿听从一班那边儿传来的动静。


“陶轩好像又发飙了?”


韩文清“呵呵”了一声没说话,周泽楷叹了口气,江波涛幽幽地道:


“估计又是叶神……”



身担教务处主任重职的陶轩愤怒地把一沓卷子拍在讲台上。


“叶修!你看看你交的卷子!”



陶轩真是撕了叶修的心都有了。


自己是讲过“文/革时答卷填毛/主/席万岁就给满分”,但是!


陶轩颤抖着看着叶修每道大题下面飘逸潇洒的五个大字。


“习/大/大万岁。”



“老陶,我这是一颗红心全向/党/啊!”叶修义正严辞。


“还说 !”陶轩拍桌子,“有本事你期中也给我这么答!”


“拉低平均分多不好,那不是集/体的蛀虫嘛。”


“……今天我就替集体除了你这蛀虫!”


“不——老师千万别冲动快把手里那盒粉笔放下,千万别扔——”坐在叶修后头的魏琛作护头状,“别放地图炮——”


“是啊老师你冷静!别扔粉笔!”


“哎陶老师你用词典!对就你手边那本!”


“教案也行的——”


乔一帆闻言果断地把手机上已经准备拨出去的110改成了120.



所以说你们和班长到底有多大仇。


杀父之仇不过如此。



“陶主任,你也别太上火。”语文老师崔立安慰性地拍了拍坐在办公桌前一脸郁卒的陶轩,“你看看我这个,习惯就好。”


“……”


“共勉。”



每个路过正厅的学生都从张贴的公示上看到了学校广播站招新的消息。


“校内广播站招新啦!每天17点到18点,由你做主!”


……


方锐沉思着走回了教室。


然后惊恐地发现黄少天不在班。



“他……他人呢?”方锐连说话声音都是抖的,伸出手指着喻文州身边空空荡荡的座位。


喻文州笑眯眯地回答:“少天报名去了。”


方锐膝盖一软差点失意体前屈。


“你怎么不拦着他点……”方锐捧着心口,“心好痛,不能呼吸了。”


“喻文州不愧是全校唯一一个对黄少天那小子的话痨属性完全免疫的人。”魏琛同样捧着心口,“心好痛,不能呼吸。”


“想想成为了广播员的黄少,心好痛不能呼吸+1”


“不能呼吸+1”


“+10086”



“我刚刚路过报名的办公室,发现黄少天也在那里。”孙翔愤怒地对江波涛说,“这绝对是一班的阴谋!”


江波涛的心一抽痛。


三班众纷纷拿出了速效救心丸。








评论(5)
热度(113)

© 绛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