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停止了。

【全职/全员逗比向】班长!你相好掉湖里了!!

※高中设定中短篇,没吃药产物
※尽量不ooc
※没啥明显的cp向,韩叶主刷
※请根据每章tag谨慎食用
※一看就有病
※没有文笔!

※本章林方周江高乔都有那么一丢丢【。
不占tag啦

3.

“《我的好搭档》”

“我的好搭档叫林敬言。”

“他这名字别看字儿你都认识,你肯定没发现他名字的另外一种打开方式。他小时候有次发卷,老师指着卷问林警是谁,我笑了半节课。”

“其实他不近视,眼镜是平光镜,他初中的时候摔坏过三副眼镜,过程不忍卒读(此处被红笔画了一个圈,当然,喻文州没提这个情况)”

“…………”

“这就是我的好搭档林敬言”

喻文州读完就坐下了。听完了长达八百字的黑历史和818的众人:“……”

“迷之树洞……”众人唏嘘。

方锐泪流满面。

坐在三班里的林敬言打了一个喷嚏。

“我真傻,真的。”方锐捧着政治书目光呆滞,“我单知道叶修心脏到难以置信;我不知道喻文州也这样。”

“阿,祥林方,你又来了。”苏沐橙这样回答他。

魏琛溜达到方锐前边的空座处坐下,一脸幸灾乐祸地问他:“老林怎么你了?”

“他开治疗号下本的时候已经开始放生我了……”方锐痛哭流涕。

一片点蜡声起。

“说到底还是你自己在作死,”魏琛痛心疾首,“喻文州只是助攻。”

“所以你这叫死有余辜。”叶修接口,“多么喜闻乐见啊。”

“大快人心。”戴妍琦说。

“普天同庆。”路过的唐柔捧着一摞英语卷子说。

围观人士里还剩一个乔一帆,他迟疑了一下:“……奔走相告?”

方锐觉得自己的心碎成了干燥剂。

“号外号外号外号外号外!”身担宣传委员重任的小喇叭黄少天跑了进来。“三班那个周泽楷又被女生表白啦!”

“卧槽不是吧这个月第几个了?”

“事发现场在哪儿快快快带我去看!”

“加我一个!”

哪有事哪到小分队浩浩荡荡赶到现场的时候,周泽楷正在努力地措辞来回应面前女生的告白。

“……我……不能答应……”

“为什么?”那个女生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特别失望。

周泽楷绞尽脑汁:“……因为……我……”

“这是造什么孽呢……”六班的李轩看着周泽楷比那女生还红的脸,幽幽地道。他身边的许斌也深沉地叹了口气。

这么多妹子你不要可以给我么?!

这才是大家共同的心声。

“哎呀,”叶修戳戳身边的李华,“你们班的门槛估计都要被小姑娘踩平了吧?”

“还好,有班长在,她们一般不敢进来。”李华诚实地回答。

叶修想了想那张能把小姑娘吓得花容失色的钱包脸,心说这才叫真作孽。

女生哭着跑了,周泽楷窘迫地站在原地,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叶修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又问道:“你们班那个命里缺水的呢?”

“啊?”李华愣了一下,“你说江波涛?买水去了。”

“小周——”江波涛拎着两瓶可乐往这边跑,看到这人山人海的场面不禁愣了一下:“这是又……?”

周泽楷像看到救星一样拼命点头,一下子变得精神奕奕的呆毛随风摇摆。

江波涛无奈地叹了口气,把一瓶可乐递给周泽楷。他正要伸手拧自己那瓶的瓶盖,周泽楷却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小心。”

江波涛:“你是想说汽水会喷出来?”

周泽楷点点头,取过那瓶危险的可乐小心地一点一点拧开,又把它递还到江波涛手里。江波涛笑:“谢谢小周。”

周泽楷腼腆地笑了笑,没说话。

此时的围观群众已迅速分成了四派:

第一派的群众们手捂心口:“啊啊啊周泽楷笑了!好帅!”

第二派的群众们怒吼:“江周!江周!周江也可以啊快嫁吧——”

第三派的群众们举起了他们的火把:“FFFFFFFFFFFFFFFF——”

“等等——”高英杰拽着乔一帆的袖子怯怯地说:“我们不是只烧异性恋吗。”

“你不是脱团了吗!”刘小别怒。

第四派的群众只有一个人。身为这唯一一个的冯校长:“……”

冯校长发誓自己只是碰巧路过而已。

自己真是越来越读不懂年轻人的世界了……冯校长颤抖着手摸出速效救心丸吃了一粒。

周泽楷是三班的宣传委员。

投票选举班干部的时候大家是这么说的。

“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联想了一下一班宣委黄少天,大家又补充道:“脸比语速重要一千倍。”

“切——”黄少天拉长了声音,“那个周泽楷不就是帅得惨绝人寰点吗,作秀——”

喻文州伸手在他嘴里塞了一块奥利奥:“少天,安静点,王杰希 is watching you.”

六班班长王杰希正从他们旁边路过,侧目黄少天。不知为何,他的左眼似乎比右眼大了那么一点。

“嗨,大眼!”黄少天口齿不清地向他打招呼。

王杰希:“……”

喻文州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听说你们班最近在严打上学看小说和玩手机的?”

“是的。”王杰希点头,“班主任委托我来办。”

“效果怎么样?”喻文州问。

“还好。”王杰希想了想这几天遇到的情况,沉默了一下才说。

课间突击时王杰希感到了难以言喻的心累。团支书李轩手里拿着一本封面粉红内容奇怪的小册子明目张胆地翻;吴羽策高贵冷艳地从书包里抽出一本《时间简史》;杨聪拿出手机刷刷刷;在刘小别的桌面上不仅看到了手机,还发现了PSP和ipad。

王杰希心累地把刘小别那些摆到明面儿上的违禁品藏到他书桌里,还把乱成一团的耳机线也缠好放了进去。然后他走向高英杰的书桌,内心感到一丝难得的宽慰。

高英杰的书桌特别整洁,没有任何电子设备和课外书籍。王杰希欣慰地笑了。

英杰真是个省心的好孩子啊。

桌面的右上角粘了一张压了膜的照片——乔一帆戴着高英杰送他的围巾在羞涩地微笑。

王杰希的不对称似乎更严重了。

……早恋也是个大问题呢,英杰。

评论(5)
热度(73)

© 绛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