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停止了。

【全职/全员逗比向】班长!你相好掉湖里了!!

※高中设定中短篇,没吃药产物
※尽量不ooc
※没啥明显的cp向,韩叶主刷
※请根据每章tag谨慎食用
※一看就有病
※没有文笔!

2.

“哎哟,方锐大大!”林敬言在政治组门口遇到了捧着一摞政治练习册的方锐。

“哎哟,林敬言大大!”方锐在高的离谱的书堆后面摇摇晃晃。

“取作业啊?”林敬言一边问一边伸手取下一大半来抱在怀里,方锐的脸一下子露了出来。

一班的政治课代表是方锐,三班的政治课代表是林敬言。

林敬言中规中矩戴着充满学霸气息的平光镜,整个一符合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精神文明要求的五好青年;方锐一双眼睛永远散发着真诚无比的光芒,他经常带着这种真诚的表情给一班同学们洗脑灌输邪教思想。

“今天的作业是三套卷子,认真答完明天要讲。”这是林敬言。

“都听好了啊今儿政治作业三套卷子不附答案,写完明天收,没写完不准肝活动清lp啊,别我发现你就惨了啊!”这是方锐。

“哦对了,方锐大大,上次叶神掉水里是怎么回事?”

“我和老魏跟叶修打赌来着。”方锐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就赌他掉水里韩文清会不会救他。输了请吃冰淇淋。”

“哦?那你赌的哪边?”林敬言饶有兴趣。

“我和老魏都赌会,叶修赌不会来着。”

“叶神怎么说?”

“他说韩文清会把他按水里打他一百段连击杀人灭口。”

“哈!”林敬言笑,“不过……呃”

方锐循着林敬言的目光回过头,韩文清黑着个脸站在他身后。

“叫叶修出来。”

正常来说,这样两个班级之间应该是井水不犯河水,顶多是两班班长互相看不对眼。但这一届学生都知道,由于某些原因,一班和三班就是杠上了。

一班觉得三班凡事太较真一群书呆子,三班看不惯一班懒散没纪律一群深井冰。

开学军训的时候四个班分作一组进行各项比赛,一班连拿了三个第一,这让三班上下都非常不忿。特别是他们班的那个叶修,嘴怎么就哪么欠呢!

于是晚上叶修上台唱歌的时候,三班群众发出了整齐划一的嘘声。

叶修向他们挥手致谢,淡定地唱完下了台。

“接着嘘他,集火不要停!”张佳乐大喊。

顺带嘘了一班。

这哪能忍!一班这边的黄少天早跳起来文字泡乱飞:“卧槽你们什么意思我们班长上去唱个歌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又没跑调刚才喊集火那个谁叫张佳乐是吧我听说了,幸——运——E————嘛就属你跑调跑的最远还好意思嘘别人要不要脸要不要脸想打架吗不服吗军训回去上游戏大战三百回合听见没来!战!”

喻文州就坐在他身边,此时春风和煦地笑着根本就没有伸手拦他的意思,苏沐橙和戴妍琦在旁边一人一把五香瓜子儿磕得咔咔直响。

当晚黄少天的无差别地图炮让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梦幻般的境地,除了一班本身。

“啊?你说了什么?”叶修摘下耳机问:“刚听歌呢。”

乔一帆举起一瓶矿泉水:“班长,你喝水吗?”一面伸手扶了扶快要掉下来的耳机。

“不喝,谢谢。”叶修摆了摆手,又指指前边的黄少天:“一会留着他喝吧。”

深知黄少天垃圾话能力的魏琛正忧郁地喃喃自语:

“这梁子,结大了……”

“哎我说韩队,”方锐转身喊了叶修,又对韩文清说道:“你一会可千万给老叶留口气,也别缴他钱包,他还没请我和老魏吃冰淇淋呢。”

“嗯。”韩文清点了点头,“保证不打死他。”

“听说你不打算打死我?”叶修正好晃了出来,“稀奇。”

韩文清指了指外面和叶修一起走出了楼门,寻个僻静角落——“杀人灭口风水宝地。”叶修说——把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递给了叶修。

粉红粉红的封面上印着如下文字:

“【r18腐向韩叶同人】你们班长,我娶了!”

叶修大声念了出来。

“你能不能别读这么大声?”韩文清打断了叶修声情并茂的朗诵。

叶修翻开小册子浏览了两页:“哦,还是男男的,够重口的啊……”他抬头看了看韩文清又低下头:“这男的怎么这么像你呢老韩。”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我说老韩,你还是未成年人,在学校里传播这种书籍多不合适。”叶修看着他的双眼诚恳地说。“看在咱俩这么多年交情面上,哥不给你打小报告。两个字,感动不感动?”

“别废话,这册子怎么回事?”

“别这么盯着哥,哥不是那种人——”

“没说是你。”

叶修又把册子往后翻了翻,然后利索地把最后一页亮到了韩文清面前:

“还用问,这不是写着呢嘛。”

啊这种无比熟练的动作是怎么回事。

【绘:索克萨尔  石不转   校对:生灵灭】

“这都是谁?”

“我哪儿知道。”

翌日。

叶修形容憔悴地转头问右边的黄少天:“少天啊,政治卷子写了没?借我。”

黄少天乐了:“哎哟老叶你也有写不完作业的时候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不是你要用?”

叶修点点头:“沐橙问你借。”

黄少天立即一脸狗腿地递上卷子:“我就知道昨天政治作业留太多了女孩子们肯定写不完……那你卷呢?”

叶修扬了扬手里明显没写几个字的八开纸:“这。”

黄少天大惊:“今天不是要交这卷吗?!”

“呵呵。”叶修笑,“方锐说的话什么时候准过?”

方锐正从他身边的过道走过去:“叶修你大爷的,说的像是你靠谱似的。”

“我就看着不说话。”叶修嘲讽脸。

方锐在众目注视之下走上讲台,清了清喉咙一本正经地道:

“政治作业不收了,上课讲。”

苏沐橙立即一脸幸灾乐祸地扔了笔;肖时钦和乔一帆痛苦地一个扶额一个揉太阳穴喻文州笑容不变,右手里的铅笔“咔嚓”一声断了笔尖。

黄少天想想昨晚为了政治作业而牺牲的三根黑笔芯,悲愤之情溢于言表:“……唔!”

喻文州及时地捂住了他的嘴:“我来。”

和和气气的语文课代表站起来:“周末的作文评完了,老师要求早读的时候由我来朗读优秀作文。嗯,今天就先读方锐的吧。题目,”他顿了一下,嘴角浮现出微笑:

“《我的好搭档》”

“唐日天!你政治卷借我!”孙翔把书包撂在座位上叫。

“我不叫唐日天。”唐昊沉着脸说。

“孙哲平!”张佳乐在门口怒吼,“这特么就是你帮我写的作文?!”

——《我的好搭档》

我的好搭档,牛逼牛逼最牛逼。他叫孙哲平,是你爷爷。

“多符合你气质啊。”孙哲平一面跑一面说。

“你大爷啊!!”


评论(3)
热度(118)

© 绛藻 | Powered by LOFTER